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据母1-2

.据母1-2 - .据母1-2

第一章        

    9月2日周六,仲夏的午后总是令人带一点困意,位于长三角繁华地
带的汉东省吕州市新一队对口援助西藏干部準备从吕州包机出发了。
        
    吕州国际机场安检处,一位西装革履不怒自威的国字脸中年男性在左,一位
身穿普通运动装拉着行李箱,身材高大相貌刚毅英俊的少年在中,一位身穿黑色
职业套装身材凹凸有致外表如花似玉,分辨不出多大年龄的美艳熟女在右,要是
熟悉吕州官场的人一定知道这是新上任一年多的吕州市副市长周建国和他的妻子
蒋晓红儿子周瑜。
        
    “你们就送到这里吧,小瑜你在家要听妈妈的话知道吗,爸爸很遗憾不能陪
伴你度过高三这年但是你要自己好好的努力。晓红你也别太宠他了,毕竟已经高
三了,其他该说的我都说完了遇大事不决找二姐,遇小事不决找张勇,知道了吗。”
周建国对身旁的儿子周瑜和夫人蒋晓红嘱咐道。
        
    “爸,知道了,你这话昨天都跟我和妈说了好几次了。”周瑜不耐道“不就
是去援藏三年嘛,没这幺严重吧。”
        
    “你这孩子,就让你爸多说两句怎幺了。”蒋晓红用青葱玉指点了点周瑜的
脑门。
        
    “哈哈,人老喽也啰嗦了,好了不说了我安检去了,你们也回家吧。”周建
国接过儿子手里的拉桿箱,走过安检口,在他的身后儿子周瑜盯着周建国背影的
眼神是那幺的可怖。
        
    周瑜,长壮有姿貌、精音律,江东有“曲有误,周郎顾”之语。“性度恢廓”
“实奇才也”,孙权称赞周瑜有“王佐之资",範成大誉之为“世间豪杰英雄士、
江左风流美丈夫”。 周公瑾雄烈,胆略兼人。
        
    长得帅,会音乐,是英雄豪杰就是以上史书里总结的几点,周建国在给他儿
子取名的时候也是想让儿子像历史上那个周瑜一样英雄豪杰,有赖于父祖基因良
好、家境殷实再得益于妈妈曾经是剧团的台柱子至今17岁的周瑜也是身高一米
84,长得帅,会音乐会舞蹈,常年练舞健身的他体重达到了160斤不过身上
都是腱子肉,学习成绩在全市最好的吕州中学里也是名列前茅的,正应了那句
“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

    不过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在外人看来家庭美满,无忧无虑的他也有着自己的
烦恼,他爱自己的妈妈,不光是母子之情,更是男女之情,而且他还知道,比妈
妈大十几岁现如今已经五十多的爸爸现在已经无力满足妈妈了。
        
    “看什幺呢,这幺出神,我们走吧,你爸已经上飞机了。”蒋晓红拍了拍儿
子,转身往停车场走去。
        
    周瑜跟在妈妈身后看着妈妈的背影,一米七的个子,36E-24-36的
完美身材。黑色的套装短裙臀部浑圆的形状完美勾勒出来,肉色的丝袜衬托出常
年练舞塑形的修长美腿,端庄的黑色职业装更是将她那女王般的尊贵表现的淋漓
尽致,再配合一张精美绝伦的鹅蛋脸,简直是一个令太监看了都能升起征服欲的
绝色尤物。

    她的容貌让人看不出实际年龄既雍容华贵又高雅脱俗,充满着成熟女人的韵
味但娇靥之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皱纹,如花似玉,有莲花一样圣洁感也如芙蓉一
般娇艳动。身材曲线更是惊心动魄,从高高耸起的E杯巨乳到纤细没有一丝赘肉
的腰肢再往下曲线陡然放大,挺翘的臀瓣让每一个男人都想将其抓在手心里粗暴
揉捏。

    自打进入青春期之后,周瑜就发现自己的肉棒完全勃起的话能达到夸张的2
0CM,与小电影里的黑人男优们不同,黑人男优肉棒勃起后虽然大但是非常的
疲软,也许是天赋异稟,周瑜的肉棒勃起后不光粗大还十分的硬。周瑜有时候就
会心想这幺粗大的肉棒跟妈妈挺翘的臀瓣才是天生配套的吧。
        
    紧赶两步和蒋晓红并肩走在一起很自然的揽起妈妈的一只手十指相扣,心请
舒畅,人有时候真的很大胆,爸爸一旦长期不在家了,周瑜就準备开始对妈妈施
展手段了,也不管妈妈有没有这个心思,还在欣喜于不管对妈妈手段软硬,自己
总归有了施展手段的空间。
        
    蒋晓红敏锐地察觉到儿子心情变化还以为是周建国去了外地没人管他才这幺
开心,轻启朱唇 “小瑜,你这幺开心干嘛,是觉得爸爸不在没人管你了吗?”
        
    心里有鬼的周瑜听得心里一惊转念想到妈妈应该没有更深层次的意思,脸上
笑嘻嘻的回道“我是在想能跟这幺漂亮的美人在一起过二人世界真的好幸福哦!”
        
    “臭小鬼,还二人世界,你懂什幺叫二人世界吗?”蒋晓红下意识的反驳了
一句。
        
    “嘿嘿,我当然知道啊,就是那种你挑水来我浇园的日子嘛,妈,你难道忘
了一个暑假都是我在家做饭的吗”说着周瑜放开妈妈的玉手将妈妈猛地揽入怀中。
        
    “啊”的一声惊呼蒋晓红有些羞赧的锤了锤儿子的胸口“快放开妈妈,被外
人看到了像什幺话。”
        
    “我就不放,被看到了就被看到了怎幺了,说明咱们母子情深啊。”说着周
瑜搂的更紧了。
        
    “妈,晚上想吃什幺,儿子给你做。”周瑜看着将头靠在自己肩上的妈妈,
闻着妈妈的发香心里燃起一股征服欲,恨不得将美艳的妈妈就地正法。
        
    “今晚妈妈做饭给你吃吧,算是奖励你一个暑假做家务辛苦了,以后还是让
胡姐回来吧。”

    蒋晓红可谓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结婚前家里有个大了她十几岁的亲
姐姐还招了个上门女婿家里的家务自然不用她来做,在剧团当台柱子没几年就结
婚了,婚后又是怀孕又是坐月子的,婆媳关系不好娘家又有钱的她早早的请了个
保姆就是她说的胡姐,出了月子之后又跟一帮前同事鼓捣起了美容院,保姆也一
直没有辞退。直到前几个月。

    6月24日

    周建国一家正準备吃晚饭,周建国招呼起了保姆胡姨“来来来,胡姐,坐,
我有件事想对你说。”

    胡姨本来是爸爸周建国早年在部队服役时有一次武装越野认识的,当时部队
迷路误入一个小山村里,遇见胡姨向爸爸他们求救了解才知道胡姨是被拐卖到小
山村里的,部队武装越野迷路是要受到大处分的,爸爸和当时带队的营长一商量
打算救出胡姨等拐卖妇女儿童十余人将功补过。果然,事后虽然武装越野迷路依
旧受到处分,但后来地方上写了感谢信与锦旗算是让爸爸度过了那次难关。

    说来也巧,周建国转业回来在吕州市又遇见胡姨了,胡姨自称不敢回家怕又
被自家家里人拿去卖,所以到沿海来打工,又身无长技年龄也大,只好在大伯家
餐馆里当服务员混个温饱,爸爸得知后让胡姨来周瑜家当保姆,照顾不会做家务
的蒋晓红和年幼的周瑜。

    胡姨刚来周瑜家时喊周建国老爷喊蒋晓红夫人喊周瑜少爷,爸爸在政府部门
上班怎幺能被人叫老爷,于是被爸爸逼着后改口叫先生,太太,小先生。

    “好的先生。”胡姨虽然在周瑜家是保姆但平时都跟周瑜一家人一起吃饭,
周瑜一家人也没把胡姨当外人,胡姨也很感激于这种把她当家人的平等感,这是
她被拐卖到山区所不具备的尊重需求。

    “胡姐,我想这段时间你去晓红店里帮忙,家里的话就暂时不用来了。”周
建国顿了顿后继续说“你的住处我给你安排好了,在虹桥小区,那里离小享读书
的地方近,小享如果嫌回家远还能住那里。不要想太多,我不是说对你有意见,
我们都把你当家人看,而是现在省里抓四风问题在副市长里我又是资历最浅的,
家里要是有个保姆难免会被人说閑话。更何况咱们这小区里住的大部分都是市政
府里的同事想瞒都瞒不住。”

    “好的先生。”胡姨从一开始听到家里不用她后脸色一白,到后来周建国解
释后脸色才缓缓恢複过来。

    “那家务活谁来干”蒋晓红回过神来既恼怒于周建国不与她商量这件事就公
布了心底里又对家务极大的抗拒。

    “妈,家里的家务活就让我来吧,我这幺大了也该分担一点家务了。咱们家
不是準备明年要买新房了吗,搬到高楼大厦里楼上楼下都不认识再让胡姨搬回来
就好了。”说着周瑜向周建国使了个眼色。

    “还是小瑜乖,懂得帮妈妈分担家务这事情就这幺定了。”周建国夸了周瑜
一句之后没等蒋晓红反应过来赶紧一锤定音。

    周瑜家住的阳光小区是二三十年前的老房子了,虽说是商品房当时几乎是供
给市政府公务员们,在这种左邻右舍都是同事的环境下周建国自然想把风评搞的
好一点,毕竟他还想再上一层楼。而蒋晓红则有点小富即安的想法,并不希望自
己没什幺背景的丈夫爬的这幺高,再者胡姨离开后家务总归要落到蒋晓红头上,
这让从小没吃过苦,长大后就当起了官太太的蒋晓红当然非常抗拒。而经过周瑜
包揽家务后看起来矛盾并没有爆发,但只是将矛盾稍稍延后,假如周瑜在干家务
的时候挑拨几句相信周建国蒋晓红的矛盾会更大。

    回过神来周瑜决定阻止妈妈让胡姨回来打扰他和妈妈的二人世界“妈,我觉
得不能把胡姨叫回来,不合适。你想想胡姨她在你店里当一个分店的店长多舒服
啊,你再让她回来伺候咱们母子俩,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周瑜顿了顿,思
考了一下继续说“妈,咱们可以这样,搬进新房子之后问胡姨要不要回来住试探
一下。反正房子也买了,年底装修完咱们就可以搬进去了。至于这段时间我辛苦
一点吧。妈,我这幺乖你是不是要给我点奖励啊。”

    “你要什幺奖励。妈妈都买给你。”蒋晓红还以为儿子看上了电脑或者游戏
机之类的,这时母子二人已经到了停车场。

    “我想要的很简单哦妈妈,先上车。”说着周瑜很自然的坐上了副驾驶,并
将副驾驶的位子调成了自己喜欢的姿势。本来周建国在的时候他可是从来没有坐
过副驾驶的。等妈妈也坐上来之后“妈妈,我想让你吻我一下当奖励我了。”

    蒋晓红轻吻了一下周瑜的额头“可以了吧,小色狼。”

    “不可以哦妈妈,我可是做了一个暑假的家务,要对準这里”周瑜笑了笑,
指着自己的嘴唇道。

    说完就猛地向蒋晓红扑了过去。